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

初夏的味道

推薦人:一米陽光 來源: 網友推薦 時間: 2015-06-29 09:35 閱讀:
  我還沒盡情享受春的喜悅,夏天就邁著輕盈的腳步匆匆來臨。

  初夏的花,素而不艷;初夏的風,香而不膩;初夏的陽光,溫而不熱;初夏的雨,柔而不躁。我穿上了單衫薄褲,捋起袖子,最大面積地接觸初夏的賜予,品嘗初夏的味道。

  野薔薇懂得初夏的心思,帶著芳春余留的生機,扭著腰水漫似地爬上欄桿,旖旎成一行行清新的小詩;一串串紫藤花搖曳著曼妙的身姿,吟唱著一闕闕小令;廣玉蘭和丁香花也趕趟兒來了,但沒有濃桃艷李般的瘋狂,不顯山露水,只靜靜地開;倒是石榴紅透了天,讓人心花怒放。這些花都是淡雅型,風冷不丁旋來,一股股馨香掠過,淡淡地,輕輕地,香而無胭脂的濃郁。是最適宜的那種,如飲一杯低度淡雅型白酒,溫溫的、爽爽的感覺,不上火,讓人回味無窮;又似一個放電的少婦,只莞爾一笑,就消失在人群中,撩得你望眼欲穿卻尋覓不到。

  青泉碧樹夏風涼,紫蕨紅粳午爨香。初夏的風,沒有粉膩的味道,也沒有油膩的滋味,是柳絮池塘淡淡風,是“糝徑楊花鋪白氈,點溪荷葉疊青錢”的那種讓人耳目一新的風,是“晴日暖風生麥氣,綠陰幽草勝花時”的帶著豐收希冀的風。我每天穿行于城鄉公交車上,對風特別敏感。北風凜冽,從車門擠進,直鉆到包裹嚴實的衣服內,刺骨,透心涼;秋風雖不冷,但帶著百草枯萎的肅殺之氣,難免讓人情欲低沉;東風吹面不寒,但體內還是感受不到太多的暖意。初夏的風,嫩葉多汁的樹葉和青青秧苗醞釀著淺淺的綠色微波和清新的氣息,透過車窗,直達你心底,讓你心曠神怡。

  下車,和陽光撞個滿懷,每一縷陽光像一根根細弦被微風彈奏,眩暈就似一個個歡快的音符在身上流淌。初夏的太陽是溫柔少女的手,在你臉上輕輕地摩挲,那種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初夏的太陽又似四五十度的泉水,滋潤著皮膚,滑滑的,濕濕的,讓你的困乏無影無蹤。初夏的太陽還若一杯泡了一段時間的新茶,不冷不熱,綠瑩瑩的,聞一聞,清香撲鼻;抿一口,澀澀的;咂一咂,有甜甜的味道。與仲夏的驕陽相比,初夏的陽光是溫馴的綿羊,沒有暴躁的脾氣。但偶爾也會使個小任性,讓你身上流汗。不過,初夏的雨立即就澆滅了這種企圖。

  你瞧,云漸漸低垂下來,遮住了一方天空,一陣涼風吹過,雨就來了。細密的雨,斜斜地落,與斜飛的燕子成了初夏的精靈,織就一首首飄逸的小詩。我在院子中央,任憑雨珠親吻,雨水順著臉頰而下,嘴唇絲絲甜,鼻子嗅到泥土的氣息和淡淡的花香。閉眼靜聽,那淅淅瀝瀝的雨聲,仿佛是一只銀笛吹出支支輕柔、溫婉、纏綿的曲子。腦海里浮現了一幅水墨畫:大地是一張綠色宣紙,細雨是一支飽蘸色彩的毛筆,輕輕一點,那色彩就暈開去,暈開去……花兒香,草兒綠,禾苗青……

  雨霽云開,布谷濕漉漉的鳴叫把天空擦亮,清爽爽的風把花香捻成弦,讓陽光彈撥,我踩著蛙聲的鼓點品嘗淺夏的味道。

  作者:高岳山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