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

既然再見,何須再見

推薦人:管理員 來源: 網友推薦 時間: 2015-06-27 20:39 閱讀:
  時值盛夏,該是荷花綻放的時候了,在內心崇尚之余,難免會想到你的美。

  平生只喜歡兩種花,一個在酷暑之際,一個在嚴寒之極,一個不媚不俗的悠然自處,一個冰清玉潔的凌寒不懼,這仿佛就是我的生活,在冰火兩重的世界里卑微的活著。也許生存的意義不盡現于此,而我如此的無奈,只能任春夏秋冬予我以風霜雪雨。

  脆寒的枝頭,你以絕妙的姿態怔示著自己的存在,如同我,以卑微的幻影般的方式停留在水一方。我從沒看到過你的花開,就如同你從來也不明白我的心緣何如此的空虛,我們本不屬于同一個世界,只因那一點恬淡的孤獨,牽連著兩個陌生的靈魂相互慰籍,這是一種悲哀,一種世俗的哀痛。許是人類都有一種好奇的本性吧,故此,彼此掙扎著想要闖入另一個世界,或許,路的盡頭是春暖花開,或許,在那個未知的黑夜里隱藏著無人涉足的別離。

  人生來就是一種孤獨,在彼此堅守的城堡里描繪著屬于自己的幸福,也許這就是一種夢魘吧,以至于塵世間有太多的奢求,欲望無止,終歸于平靜,就像我們之間的距離,沒有墨守,沒有遙望,沒有酸楚,更無微波蕩漾的清流。你遲早是你,而我終歸是我,各自佇立在蕭瑟的渡口,慣看清風明月。

  沒有誰能夠打破城軌,只有各自安然的面對,如那一池青荷,隨風搖擺,遇流而漾,許是各自的內心都有一個明媚,以至于無法穿越另一個時空。這樣挺好,無喜無怒,無怨無恨,如水過沙灘無痕,如風沐明月無形。

  不必期待多了一份友誼,也不必懊悔少了一個朋友,緣聚緣散,終是一場輪回,或許多年以后,誰也不再記得誰是誰。

  前兩日路過舊地,夢中向往的荷塘少了許多,這是一個令人不堪的回首,然而往夕已成昔,猶如今夜的天空,倏忽間就是一場清雨。我們何嘗不是?說斷就斷了,弄得彼此沒有一點余地。我不敢懷念,也不愿惦記,一如窗外的細雨,“滴滴答答”的驚擾了塵埃,“嘩嘩啦啦”的泥濘了塵世。

  從再見到不見,走過了一個冬天,躊躇了一個春天,相忘于綠意縈懷的盛夏,這感覺恍若釋然于相識的初衷。這言辭,似乎有點決絕,抑或太過于無情無義,畢竟只是一個難以述說的擦肩,不刻意,不隨意,不留意,自然,淡淡,如清風撫去了沙塵,如細雨淋濕了衣襟。

  “靜看風云起,閑理鬢上花。”依然是你的舊模樣,“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無酒喝涼水。”依然是我的齷齪,你依然婷立在凜冽的寒冬里低眉頷首,我依然醉臥在盛夏的一方隅悄然含羞,你終不知夏風的清涼,一如我終不知冬日的溫暖。雖然同在一個輪回里輾轉,我們的距離卻是如此的遙不可及。從不曾后悔過這樣一個別離,猶如從不曾抱怨過這樣一個相識。

  既然再見,但愿彼此安然晴天,無需再見,留一段美好,祭奠曾經的緣!

你可能也喜歡這些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