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

寫盡流光滄年,終是一紙為涼

推薦人:匿名 來源: 網友推薦 時間: 2015-06-08 11:51 閱讀:
寫盡流光滄年,終是一紙為涼
如果你讀懂了我,你必將知道我的世界里有什么,如果你沒有讀懂我,你就把我忘記。

  ——題記

  盛夏的夜,繁星點點,拉開思緒的漣漪,仿佛如佛前一朵盛開的蓮花,裝飾著這個季節的夢。蒼蒼如我,淺淺擱擱,經歷了太多歲月的滄桑,一個轉身,心早已不那么清新優雅,而是不經意間慢慢的成熟。

  婉轉年華,生命中有太多茫茫過客,一次擦肩,一場錯過,一次邂逅,形成陌路。人生得失,莫失莫忘,生命的朝夕反反覆覆,聚散離合。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命,不能扭虧為盈,亦不可攆之其走,一聲嘆息,幾多無奈。緣分的線亦深亦淺,不經意間把彼此蒼涼的心緊緊的牽在一起,讓那豆蔻般的情緣,絲絲回繞。

  那一刻,心已注定為你沉淪。如果說細想纏綿,彼此的相遇,是前世的輪回,讓我們今生遇見。那么我一個人忙綠勞累的時候,為什么你毫不猶豫的投入別人的懷抱,到了中途又狠心的扔下我一人在無望的海角。一心以為,你讀懂我的世界,猜透了我的心,走進我蒼白的世界,卻不知道,那是我夢幻般的故事罷了!花開花落,注定一個四季的蹁躚輪回,我們的緣,在繁花凋落的瞬間,已煙灰飛滅。有時候離別,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那是彼此愛過的證明。

  我是一個不善言語的男人,愛的時候我會轟轟烈烈,放手也瀟瀟灑灑,不戀過往的濃情蜜意,不去追溯往昔的記憶,而是放手,讓你幸福!不屬于你的的東西就算你握得再緊,時間長了你也會因為手麻木而放開。放手,不等于不愛,而是深愛,不得不放手。

  每每夜晚,喜歡與文字相約,不知我筆下有多少你的身影,讓我筆尖顫顫,難以下筆。關于你的一切,我用每一筆精心刻畫著,墨汁透過宣紙腐蝕我的心,寫著寫著,就忘了自己是誰。打開心,才發現原來心是空的,原來我虛度了那么多的昨天,原來我透支了那多的明天。寫盡流光滄年,終是一紙為涼。一生的痛只愿你為我讀懂。少了你,整個世界無聲的黑,所以不顧一切執著的守候,不知道經過了多久,歲月流年中只為你而停留,卻不知道這是一場錯誤。

  殘葉的燭火搖曳,倚樓被憂傷遮了眼,想扔下心中那已沉淀許久的包袱,選擇放下。在字里行間里我看到另一個層面的自己,一個極度缺乏信心,一個在時光里守寂寞,一個在寂寞中遙望希望,一個在希望里渴望幸福,一個在現實里追隨于腳步的男人。

  當一切塵埃落定,回到原點,寂寞兩相許,誰陪我兩不相負,走過服務樓的路口,踩著路邊法國梧桐散落的柳絮踏上一個人的旅行,讓心自由翱翔藍天白云,尋覓屬于自己的滄海桑田。抹一把臉上的塵土,讓心聲在云境之外,享受一人勞累過后的時光,把生活過的有滋有味,那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時光殘缺,定格在那個刻骨銘心畫面,你向左,我向右,從此也不回頭,就這樣默默的走過那段沒有你身影歲月。柔風帶著絲絲的憂涼,撫摸我的臉頰,擦干那已潮濕的眼眸。我忘記了,關于你的每一個回憶,我放手了,讓你去追尋你想要的自由不去約束不去束縛。如今,我也不想癡癡的守候,我寧愿自己哭泣,也不要你的如果你會……的誓言,那只會讓我很不堪!

  一個人,一座城,一個心,一座墳,墳里葬著未亡人。一杯清茶,一首小蕊的天藍,半日偷得閑。伊安子默,花開花落,一切如流年逝去,愛是什么,恨又是什么?今昔,我不想去深究,因為你心身有所屬,在我內心深處,只要你能幸福,我會真心的為你祈禱。

  千年等候,只為破繭重逢。只為,下一次遇見,花季年華,青春兩不相負。繁華落盡,陪我落日流年。蒼悲的流年誰許我地老天荒,從此,不再夜深人靜時獨自彷徨。

  文/寒亭蒼松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