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

你有你的如花美眷,我有我的似水流年

推薦人:匿名 來源: 網友推薦 時間: 2015-06-10 08:06 閱讀:
  人潮涌動的街頭,我靜靜的坐在角落里。看著行色匆匆的行人,突然間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回過頭來,嗖的一下,面前出現了個美人,我還沒有反應過來,她便激動的抱住我。說道:“田,我好想你呀!”我搜索了下回憶錄里,好像只有紅英會這樣叫我,我緩緩的松開她的懷抱,不知道怎么去回應她的熱情,傻傻的站在那。

  她拍了拍我肩膀,笑嘻嘻的說:“死丫頭,是不是把我忘記了,這久了你死哪去了”。我只是笑了笑,避開了她的話題。她旁邊站著個男生長相一般,沒等我開口問,她便開始介紹,我男朋友,高遠。我禮貌的招呼。不過,他是我見過紅英男朋友中最不帥的一個。

  我們找了個地方坐下來,她男朋友忙前忙后的,她一會說:“要吃這個,一會說要吃那個”。小高便出去買,很聽她使喚,甚是樂意。看得出來對紅英很好。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像個寶,生怕摔壞了。是啊,她從小就像公主一樣,所有人都會圍著她轉,像手心的寶一樣。

  她長的真的很美,美得不真實,就好像畫出來的一樣。她的美貌,她的生活,都讓人羨慕甚至是嫉妒。我們走在一起的時候,她的回頭率會是百分百的高。她總是昂首挺胸,長發飄飄。而我總是低著頭,像個小丑一樣,自卑到感覺無地自容。如果真的有上帝,我會愚蠢到用我所擁有的一切,去換她的美貌。不過她也有自己的痛楚,被親生父母拋棄,即使養父母對她再好,也忘不了被拋棄的傷痛。她羨慕我的家庭,我卻羨慕的她的美貌。得不到的東西永遠是最美的。

  17歲是叛逆的年齡,也是情竇初開的花季,她輟學,不顧家人的反對,和她的王子私奔了。走的那天,她抱著我說:“田,我會幸福的”。14歲的我怎么會懂幸福是什么,只是覺得她愛的轟轟烈烈,佩服她的勇氣和執著。只是公主和王子也沒有修成正果,原來公主并非一定要和王子在一起,也許是和護花使者在一起了。她的男朋友換了一個又一個。一晃她已經20歲了,20歲的她更是漂亮,或許是更有女人味了。踩著高跟鞋,紅嘴唇,紅色裙子,妖嬈的身材,多了幾分妖媚,卻少了幾分清純。我可能永遠學不會那樣的的嫵媚,她不開心時,那些娛樂場所便是她經常出入的地方。

  身邊總有一群人圍繞著她。花紅酒綠的地方會讓我厭惡,我沒有多高尚,只是每個人的生活方式不同。我喜歡安靜,在安靜中享受孤獨的感覺。我喜歡一本書,一杯茶,一個午后時光,品味著自己的慢生活。我佩服她的勇氣、執著、灑脫和精力。她可一切以不顧放手追逐自己想要的東西,活出自己的精彩。傷了,痛了,鬧完,哭完給她一個肩膀,一些安慰。她便會擦干眼淚,一句沒事了,勇敢面對,然后繼續她的瘋狂生活。

  而我沒有她那樣的勇氣、灑脫和精力。那一年受到了一些傷害。我沒有精力去鬧,更沒有理由去哭,沒有勇氣和灑脫去面對。一種懦弱的做法,選擇安靜的離開,背上我的行囊,離開這座城市。所有關于這座城市的東西,全被我丟掉。手機號碼,QQ之類的聯系方式都換掉。除了家里人,沒人知道我去了那里,或許一些朋友、同學會認為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我這個人的存在。

  于我而言,一段旅途,一種心的靜修。我不需要太多的安慰,只是給我一個安靜的地方一切都會好的。到了另一座城市,新的環境,讓我慢慢的忘記傷痛,不能說完全的忘記,只是沒有那樣的銘記,淡然了許多。離開以后再也沒有聯系紅英,那一走竟是兩年。我曾去尋找她的下落,只是都了無音訊,在陌生的城市,我曾日日夜夜的想念著她,無數次的幻想著我們的邂逅。只是時間磨平了所有的悸動,就連那份想念也安放心底了。在另一座城市,漫漫的歲月,我也學會了成長。每次的傷痛都是心的歷練,每次的挫折都是心的成長。對于當時的做法,我現在也沒有一點悔意,時光倒流我還是會選擇離開,只是不會消無聲息的走。

  久別的重逢會是另一種的相識。她還是那樣的美,踩著高跟鞋,穿著性感的裙子,妖嬈的身材,喜歡瘋狂,挑戰刺激。而我還是喜歡一本書,一杯茶,一個午后時光。喜歡一道風景,一個人欣賞,一些感悟。兩年時間足以改變一個人,我不再羨慕她,不再自卑。我沒有她那樣的花容月貌,但我也有我的姿態,我沒有她那樣精彩的生活,我也有屬于自己的陽光。沒有她那樣的勇氣和灑脫。面對著喧雜紅塵,笑盈淡事。現在所有的苦難百轉千回,卻也可以嫣然一笑。

  我們聊了許久,互相留了聯系方式,便又是離別。時光清淺,歲月留香。我的朋友愿你一世安好。你用青春的色彩渲染著生活,明媚了歲月,芬芳了生命。我在純白的時光握一份心香,執一筆清書,淡寫流年,留著一筆墨香。你有你的如花美眷,我有我的似水流年。

  作者:夢妮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