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

時光沒有丟了你

推薦人:華音流韶 來源: 網友推薦 時間: 2015-05-30 20:16 閱讀:
時光沒有丟了你

(我的小耳朵,時光沒有丟了你) “沒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這句丘吉爾的名言,在高二以前一直是我的人生信條。小學時被自己認為最好的朋友出賣和傷害后,我拒絕了任何真心的靠近,覺得這個世界都是虛偽的,交朋友嘛,還是交那些對自己有用的為好。我認為自己已經不受傷害了,可是我不知道自己的心已經蒙上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高中,我沒有考到市里的學校,去了鄰邊縣那個依山傍水的高中。

開學第一天,沒有排位置,先來的坐在了前面,后來的只能坐后面,要知道高中競爭激烈,誰都愿意坐前排。而我很滿意自己的位置,第二排正中間的位置。我們新生軍訓前是要上一個月的課的,班主任告訴我們,月考完了才會調座位。也就是說,這個位置一個月不會有變動。

故事就這樣子開始了。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下午,那個奇怪的姑娘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你好,我叫亞楠,我的耳朵不好使,在后面聽不到老師講課,請問你愿不愿意和我換一下座位呢?”一個短頭發,長相很普通的姑娘對我說。我先是一愣,然后微笑著問她:“你的座位在哪里啊?”“在那里。”她一邊說,一邊手指著她的位置。

我隨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那個位置的一瞬間,我都快哭了,那是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不好意思,我在那里會看不清的。”我撒謊了。我雖然是個子不到一米六的小女生,可是我有5。3的好視力,在那里看黑板還是綽綽有余的。她臉上很失落,卻又沒辦法,小聲對我說:“那好吧,我再問問別人,我從第一排開始問的,大家都不愿意和我換。”

聽到這里,我真的有想和她換座位的沖動,可是我忍下來了。她問了一圈,可想而知,結果還是一樣的。

后來是老師知道了她的情況,把她調到了第一排,我的正前方。老師在班會上告訴我們,她是因為小時候打錯針還是吃錯藥了導致的輕微耳聾,家里條件也不是很好,大家多多幫助她。我不會告訴你我在聽了她的經歷以后羞紅了臉,還好,老師把她調到了前排。

時間過得很快,月考,軍訓就這樣子過完了。月考成績出來,老師重新排了座位,因為我們的學校是新課改的學校,座位是那種小組式的6個人的“團團坐”,我們班72個人,剛剛好12個組。我們組有兩個調皮搗蛋的男生,經常把一個班攪得不得安生,老師竟然把亞楠換到了我們組,把一個搗蛋鬼換走了!我心里竊喜,這回終于可以安安靜靜學習了。

我不知道你們清不清楚,聽不見的人,是連自己的聲音都聽不見的,這就導致在自習課上,亞楠和同桌說話會很大聲,同學們就覺得很好笑。

大家并沒有因為她的聽不見而友好地幫助她,我們組剩下的那個搗蛋鬼還特別過分地給她起了一個外號叫“仙兒”,可是她知道以后并沒有很在意,真是一個奇怪的姑娘!她經常不聽課,買來《花火》,《微言情》,《格言》在課上看,真是一個奇怪的姑娘!她數學竟然很好,真是一個奇怪的姑娘!她像是不受塵世污染的,我行我素的,仗義的,真是一個奇怪的姑娘啊!

然而,流言是可怕的,很快,班里肆意傳播著關于她的傳說,有人說她是裝聾!

“她啊,心機可重了,有的話本來是聽見了,可是就是裝作聽不見呢。”類似的話,我聽過許多,還有更難聽的。她是聽力不好,可是你在她耳邊大聲說話也是可以聽見的,而且她這么多年看別人說話,早就會看別人的嘴型來判斷別人說的是什么了嘛!

我連自己都不知道,是從何時,我是這樣想要去保護她,不想讓她受一點點的傷害。

高二,又是月考,老師說前十二名的人當組長,挑選自己的組員,我是第十,我選了仙兒做我的組員,而且我倆是同桌,這樣的位置一直保持到高二結束。我倆坐同桌,也就是我倆友誼的真正開始。因為寫字交流比較便利,我們倆有一個草稿紙訂的本兒,上面全是我倆的對話。我告訴她作業是什么,有什么不開心的會告訴她,連情感問題都會和她討論。

在高二下學期,我們的學習壓力已經很重很重了,我和仙兒曾經在那個本兒上寫了一個保證書,內容大概就是我倆都保證要好好學習,還煞有介事地簽上了各自的名字,我覺得還應該按個手印,但是卻沒有印泥,你想都想不出我倆用什么代替的,用清涼油!

哈哈哈哈,我倆的笑聲還飄蕩在那年那天那一分那一秒。我從來沒有這樣開心過。

我想,我心里的那層厚厚的塵土已經沒有了。

高三,我倆不在一個組,但是仍然用文字聯系。因為上火,我高三總是發燒,只能利用晚自習的時間去醫務室輸液,一輸就是一晚上,而仙兒也會很任性地請假陪著我去輸液,一陪就是一晚上。

我還記得有一回輸液輸到了十一點,還下著大雪,我倆開心得不得了,賞雪慢慢往回走,卻發現宿舍樓門已關,很可憐地等著宿管阿姨給我們開的門。

時間就這么過去了,高考也這么過去了,轉眼間,我和仙兒都已經大二了,真幸運,我倆還在一個城市。我曾經想學醫,想要把仙兒的耳朵治好,可是又怕她聽見了那些聲音,不再是我所認識的仙兒了。我報了醫大,可是到最后我也沒有被醫大錄取。

最近熱播的一個電影《左耳》,我和仙兒相約去看了,從開頭看到了結尾,連最后的字幕都看了。那曾經是我倆共同熱愛的小說。仙兒看完那個電影,對我說:“小慕,希望我倆可以走一輩子,不像李珥和吧啦。”

高中的一幕幕浮現在眼前,電影一般,可是我回不去了,就這樣走下去吧,還好,我沒有丟了你。(全文完)

編輯語:雪漫姐曾說,十七歲時曾渴望兩件東西,一是在書架上找到自己想要的一本書 ,二是找到一個可以邊走邊談的朋友。《那些女生該懂的事》里也有這樣一段話形容友情:有人問我,到底應該怎樣來形容和好朋友之間的感覺呢?我想了想,應該是:在一起很歡喜,分開后很想念,只是想念也歡喜。

我想,今天故事中的兩個主人公,在她們的17歲時一定是既平凡又幸運的。

文/羊嘻嘻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