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

父愛無言 懷念我親愛的爸爸

推薦人:匿名 來源: 網友推薦 時間: 2015-06-21 12:52 閱讀:
  2007年7月28日,媽媽從華西醫院打來電話,說爸爸已經病危,正在搶救!我帶著妻兒急忙乘出租車趕往醫院,可還在途中,就接到弟弟的電話,爸爸已經咽氣了!趕到病房,搶救的設備已經撤去,弟弟與護理員田二哥已經為爸爸穿好了最后的衣服,爸爸的遺容沒有病中的痛苦了,卻張著他那張大嘴,似乎在訴說著他對親人無限的愛......

  是啊,爸爸永遠說不出話來了,但是,他無言的大愛,已經深刻地銘記在我的心中。

  從我能夠記事開始,我對爸爸有著難舍的依戀,在家里,我總愛跟爸爸在床上玩耍,爸爸躺在床上,把腿卷立起來,那就是高山,我就往上爬,爬過去就摔在爸爸的懷里.爸爸上班了,我總想找著爸爸,于是就穿大街走小巷去找;記得一次是在人委會門口找到了爸爸,爸爸立刻把我抱起來,拿出他喜歡用的小鋁勺塞到我手里,我知道,那是爸爸經常使用的,是他所心愛的東西;一次是我在爸爸勞動的鄉下,找到爸爸,現在想不起我是怎么知道爸爸在那里的,反正我找到了爸爸,他一個人正在鋤地,那時,我也不知道爸爸為什么一個人勞動?爸爸干完活,帶我到附近一個水碾河里,我驚喜得哇哇直叫,爸爸也摟著我在河里開心地游來游去......

  過去四川的冬天,睡覺是不舒服的,鉆進被窩要許久才能暖和,尤其腳下生涼,常常難以入睡,爸爸知道了這個情況,就把自己的圍巾拿來,把我的被子腳下捆起來,從此,我才不怕晚上睡覺腳下冷了!

  六七十年代,爸爸在新繁劇場上班,住一間大屋,有好看的電影或演出,爸爸就讓我早早地在房間里等著,所以,我從小是看了許多的電影和文娛演出,得到了莫大的精神享受.讓我難忘的是有一次,我坐在樓上第一排看電影,旁邊有人吃瓜子往樓下丟瓜子殼,樓下一位看客以為是我扔的,就上樓來揍了我,我哭著去找到爸爸,告訴他有人打我,爸爸急忙跟著我去找,我在樓下最后一排認出了那人,爸爸把他叫出去,像發怒的公牛一樣,狠狠地推搡了那人幾把才罷休。

  七十年代,我中學畢業,出路在哪,去什么樣的單位,都成為爸爸媽媽心中的一塊病,爸爸能夠想到的,他覺得能夠為他幫忙的就是他所崇敬的老上級,當時在成都地質學院任黨委書記的張漢卿伯伯。于是,在準備了當時還珍貴的禮物-----雞蛋后,爸爸用媽媽為他買的不知幾手的"雙喜牌"自行車,搭上我去拜望張伯伯。對張伯伯這個老上級,爸爸是敢于直言的,說明來意后,張伯伯的夫人何明惠娘娘也對張伯伯說:"你就給他們說一下!"張伯伯是個非常好的人,他雖然沒有拍胸脯置可否,以及后來根本就沒有結果,我也明白他有他的難處,爸爸也盡力了!

  七十年代后半葉,我無奈地進入二輕系統的集體小作坊工作,為了我有一個好的前途,爸爸也希望我能夠加入中國共產黨,在街上遇到XX書記的時候,爸爸對他講,希望他能夠培養我入黨。這雖然充分體現了爸爸對別人的信任和爸爸的天真,但是更體現了爸爸對我的厚愛。在后來,我在四川大學讀書時的1984年1月7日被批準為中共預備黨員,了卻了爸爸多年的心愿,也算是對父愛的一點回報!

  改革開放恢復了高考,爸爸多次鼓勵我說,在河北老家,有一句俗話,"有棗無棗打兩竿",考得上考不上都要去考一考!爸爸的話雖不是什么豪言壯語,可也給了我巨大的鼓舞;也就是在親人們的支持下,我最終在1981年考入四川大學哲學系,這是我生命中的一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轉折!爸爸也為此深感榮耀!

  1988年我結婚時,爸爸拿了一床新床單,交給我新婚的妻子,他深情地說:"爸爸沒有錢,就送你們這個床單!"那時,雖然已經改革開放了,可家庭的經濟狀況也不寬裕,爸爸手頭的零花錢也沒有多少,但是他仍然要親自買件禮物送給我們,足見爸爸對孩子的愛!

  1990年底,我在部隊立了三等功,當爸爸接到立功喜報后,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欣喜若狂,只是從他寄給我的照片而得知他的高興勁兒,他把喜報拿到照相館,拍了一張特寫,又手拿喜報,帶著欣慰的笑容留了影,并且洗印了許多張,相冊里裝、墻上也貼,四下郵寄,就這樣來表達他心中的喜悅!

  1995年底,爸爸在馬蘭------我們部隊的駐地,已經生活一段時間了,那時我已經是少校軍銜了,不知道是因為什么我們去了照相館,爸爸非要和我照一張戎裝照,在這張照片上,爸爸的笑容非常好,他那歷經滄桑的臉,綻放了開心的花朵,在紅色的襯托下,格外鮮艷!這張照片上爸爸的頭像,在父親去世后,弟弟用來制作了爸爸的遺像,看著爸爸慈祥的面容,我多想讓時光倒流回去,讓我再體驗幾回樸實的父愛!如今,爸爸的軀體已經化為一掊骨灰,但是我相信爸爸的靈魂已經去了極樂世界;雖然再也見不到他了,雖然他沒有說過"爸爸愛你"的話,可父愛就在我心中,沁入骨髓,融進血液!父愛無言,父愛無聲;大愛無言,大愛無聲......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