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

一千米外的雞湯

推薦人:匿名 來源: 網友推薦 時間: 2015-06-21 12:49 閱讀:
  大四那年,我的鼻炎愈加嚴重。躺在病床上,我的心一蹦一蹦的,剛剛還在家,還在想一定不會做手術,一定哄得過爸爸媽媽,吃點藥就好。

  自我懂事以來,這是第一個手術,鼻中格偏曲,雖然只是一個小手術。但是仍然讓我心有余悸。

  媽媽一直陪在身邊。還有爸爸,這個曾經在我一下午一下午地看《西游記》的時候,敲我頭的男人,這個從未送我上學的男人。他陪著我,看著我。我的心平靜下來了。

  翌日做全身常規檢查,隔日就要動手術了。晚上,媽媽陪著我睡,爸爸回家。醫院有個規定,就是探望病人必須等中午11點后。所以在8點的時候,我沒有看到透明門外的爸爸,就被拖著進了病房。媽媽摟住發抖的我,說不要緊,別怕!

  我換了鞋,進了手術室,坐在里面的凳子上,媽媽對我揮手,在外面等我。我的淚就快流出來了,可我知道我不能讓他們擔心,我必須堅強。

  整個手術很順利,只用了半個小時,我驕傲地讓媽媽挽住我的手走進病房,沒有用救護床。爸爸已經等在了那里,爸爸坐在我的床邊,拉住我的手。爸爸的手,何時如此的粗糙了起來,何時顯得蒼老?我的淚熱滾滾地流下來,因為有個借口,剛做完鼻子手術,眼睛也會受到影響,流淚是正常現象。

  旁邊有一罐熱香的雞湯,雞湯里面有竹筍,有大塊的雞肉。爸爸將竹筍和好的雞肉剝下來,自己把雞皮啃掉,因為自小,爸爸就知道我不吃雞皮,不吃青蛙頭,不吃魚頭。

  每天的中餐和晚餐,都會有一罐熱香的雞湯。我每一天都喝著滋美的湯,變白變胖。我問爸爸,這湯是哪里買的?他說就在醫院旁邊的汪集雞湯館,挺近的,物美價廉。

  終于,我出院了。爸爸媽媽在辦出院手續。我獨自跑出去,呼吸新鮮空氣。我走在那條路上,在燥熱的空氣里,帶著白色的口罩,沿著那路走,有一條寬寬的車輛橫行的公路,那有很多人和車。路那邊的汪集雞湯館,要我曲折走上二十分鐘才能到。足有一千米的路程,我順著這一步一步走,仿佛看到爸爸一步步地穿過寬大的馬路,曲折的路線,拿一罐幾斤重的雞湯,熱燙的罐面,小心翼翼地走著。

  雖然整個手術過程是媽媽陪著我,輕拍我的肩,扶著我幫我漱洗。可爸爸的雞湯仍然讓我品味到什么叫父愛,從未因為他的嚴厲而消逝。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