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

我的網戀情緣

推薦人:匿名 來源: 故事中國 時間: 2015-02-10 13:34 閱讀:
  一
  嚴冬的早晨,彤云給太陽罩起了濃重的面紗,直到中午時分,也沒有露出笑臉來。吃過午飯,陰沉沉的天空便紛紛揚揚地飄起了雪花兒。室內的暖氣并沒有隨著氣溫的變化而提升,所以,我似乎感到有點冷。幸好今天是周日不必去上班,而老公卻在早晨開車去東礦分公司值班。
  突然,短信的鈴聲打破了書房的寧靜。
  怎么辦?那個與我在網上纏綿悱惻、令我夢牽魂繞、從未謀面的弟弟,竟然冒了風寒,突然來看我!他在短信上說,他已經在市區百貨大樓的廣場上下了車,因為不知姐姐我的詳細住址,要我去接應他。
  我坐在電腦桌前,握著手機的手似乎都在顫抖,無限感激、興奮而又矛盾的心情交織涌動著。我的鼻子酸酸的,眼窩熱熱的,繼而,兩行淚水情不自禁地順著腮頰淌了下來。在我內心深處,那潛伏已久、萌動不息的愛苗,早就有一種破土而出的強烈欲望,所以,我很渴望見到弟弟。但是,我在驚喜之余,對這突如其來、“襲擊”式的造訪,卻又感到手足無措,缺乏勇氣、難以適應。因為,家里僅僅就我一個人,我和弟弟一年多的網戀,他早已知道,每個周日老公都要去單位履行24小時的值班。他怎么會選在這個日子來看我?一對在網上相戀的姐姐和弟弟,一旦走入現實步入我的家庭,將會演繹出怎樣的相逢故事呢?
  我凝視著短信的字跡,左思右想,猶猶豫豫,久久拿不定主意。究竟是去,還是不去呢?
  二
  我和弟弟已經網戀一年多了。我41歲,他38歲。我有一個非常美滿幸福的家庭,我和老公恩恩愛愛,同在一個大型國企任處級干部,唯一的女兒在外地上大學。而弟弟卻是個從未初戀過的單身。這樣一對差異懸殊、素昧平生的姐姐和弟弟,怎么會在網上演繹出刻骨銘心、如膠似漆的姐弟戀呢?
  那是一年前的一個晚上,有個名叫“文飛揚”的網民加我為友。由于我的高傲、優雅、潔身自好,我的網友寥寥無幾,想加我為友,我不能不慎重而有所考慮。畢竟我受過高等教育,自詡是個出類拔萃的“白領”精英。所以,我并未貿然回應,而是悄悄進了“文飛揚”的QQ空間,做了一番調研。
  文飛揚的空間,猶如高雅、幽凈、健康、向上的大客廳;又似鶯歌燕語、繁花似錦的百花園,充滿了詩情畫意和勃勃生機。是我有史以來從未見過的絕妙空間,這不能不令我驚喜而激動!他的日志極少轉載,絕大都是原創作品。既沒有甜哥哥蜜姐姐的言情纏綿,亦無男人女人異性間的無聊訴說;那一首首詩行妙句,那一幅幅插圖和配樂,聲情并茂令人陶醉。欣賞那些積極向上的精美篇章,給人予啟迪,給人予智慧,給人予一種藝術享受!我深知,網品如人品,一個人的原創作品或是轉載他人的日志,其格調和品位,彰顯了主人的思想追求和內心世界;昭示出一個人的修養和氣質。文飛揚的空間,其內容和網名交相輝映渾然一體。從而,在我內心深處油然而生一種欽佩和贊嘆。同時,亦有一絲相見恨晚的莫名之感!
  人以群分,物以類聚。這樣優秀的網友,我哪能拒之門外而失之交臂呢?
  三
  和文飛揚的網聊,很快便進入了角色。他38我41,自然我們以姐弟相稱。令我驚訝的是,他打字流利順暢速度極快。我從熒屏這端,仿佛領略了他那彈鋼琴似的鍵盤敲擊聲,令我這個上網不久的姐姐相形見絀、自嘆莫如。但他卻是那么耐心地等待我,并且不時的安慰我別急。似乎他倒成了老大哥,而我卻成了被呵護的小妹妹。
  弟弟愛好廣泛知識淵博,醫藥衛生、科技、文學樣樣精通。尤其是文學更是他的強項!
  那一次,我們在熱聊中途,他居然詩興勃發,欣然傳詩一首給我,令我驚奇不已的是,他的靈感來得如此神速!運筆如此妙趣生花。自然,那是一首托物言志的抒情詩。我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欣喜若狂地邀來我的老公一起在屏下欣賞弟弟的杰作,品評弟弟的才華。繼而,老公非常開心地祝賀我結交了一位才華橫溢的乖弟弟,要我一定善待他。后來,老公竟然也和弟弟長聊了一次。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長聊不息、日久生情。弟弟第二次給我傳來的詩作篇幅比較長,其內容概要是:對我的人品和業績倍加贊賞。當然,雖有“拔高”之嫌,但那畢竟都是事實,我不僅是分公司(七礦)的白領精英——在萬余人的國企擔任一個部門的主管,而且,曾被總公司評為典型出席過煤炭部的表彰大會。同時,我還經常去省、市或分公司作巡回講演或考察調研。這些素材,都被弟弟展示在詩行里,這都無可厚非;但那溢美之詞,那抒情感言,那情動于衷的含蓄傳情,那活躍的青春萌發,真的令我怦然心動受寵若驚而又有些忐忑不安!其中的含蓄韻味,似乎只有我和弟弟兩個人才能品出其中的玄機。當然,這篇詩作我沒敢讓老公過目,而是把它悄悄地抄寫在我的日記本里,精心地珍藏起來。然后,我把我和弟弟的聊天記錄全部刪除了。
  從此,我和弟弟的關系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四
  我和弟弟的網聊,用“白熱化”來形容,似乎比較貼切。我每天晚上下班歸來,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匆匆打開電腦,看看弟弟是否在線,是否給我留言。弟弟的頭像,就像墻上的鐘表那么忠于職守,準確無誤,早已先我亮起了彩色,正在欣然等我閃亮登場。我匆匆和他打過招呼后,才去忙活晚餐。盡管他一再關照我不要著急,一定要吃好喝好,他會耐心地等待我。但是,我在廚房里的那種心猿意馬、心不在焉,炒菜不是忘了加鹽,就是重復添加了味精……簡直是一種沉重的負擔。吃得匆忙,食味難辨,因為有弟弟為我烹制的精神大餐正在誘我去分享。
  晚飯后,老公在客廳里看電視,我便飛進書房“躲進小樓成一統”,在電腦桌前進入了狀態。
  我們談事業、談人生、敘家常、聊婚姻,包羅萬象,天馬行空,無所不言,無話不講。我們是那么的開心,是那么的快樂,仿佛世界上唯有我倆是最幸福的人!
  當提到弟弟的婚姻時,他似乎有種難言之隱,因為,畢竟38歲了還沒有成家!原因何在?他說,他一直感覺自我良好,把條件提得太高了,因此曲高難合。從20多歲起,選來選去都不如意。漸漸的,年齡拖大了,錯過了談婚論嫁的大好年華,但是,他對此卻無怨無悔!他說,不能如愿,寧愿終身不娶。
  我勸他,年齡不小了,只要有合適的,不能再延誤下去了。
  他沉默了片刻,仿佛鼓足了勇氣,在屏幕上打出了“我喜歡姐姐”五個字。然后問我:“姐姐喜不喜歡弟弟?”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