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

曖昧很近,愛情很遠

推薦人:匿名 來源: 網友推薦 時間: 2015-06-18 20:15 閱讀:
  那座城市的特點是沒有特點的,一樣古樸灰暗的江南小鎮,一樣是朝九晚五活著的人,為了明天而生活、或是為了生活而明天。離開的時候,我以為我此生永不再回來了,五年后,為了一個工作,我又回到了這個城市,

  熟悉的街巷、熟悉的路名、熟悉的方言,甚至連那年掛在老銀杏樹上風箏的殘殼依舊安在,由此,你可以想象我回來時那種無喜無悲的心情了。

  打了個電話給雨佳,他高興的說:“快來、快來,我們正好在必勝客呢?”雨佳是我的死黨,留在這個城市是我唯一的朋友。20分鐘后我趕到了那里,很快,就在他們一群人中間遇到了與我塵緣今生的莫蘭。如果上天安排兩個人相遇,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錯過了,想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緣分吧。就像魚遇見了水,至尊寶遇見了白晶晶一樣。所以,后來我和莫蘭一幕幕悲歡離合便不足為奇了。

  印象中的莫蘭曾和雨佳和我們一起郊游過,那時的她只是個小丫頭而已,僅僅幾年不見她竟如鳳凰般的成長,全身上下茁茁而出一種刀劍般鋒利的美。如此便輕易的刺透了我的視覺,讓我立于一邊兀自驚心不已。

  我曖昧的沖她笑笑,她似乎沒有認出我,只是欠起身點著頭,當我和雨佳喝咖啡、肯比薩時,眼睛總是莫名其妙的走神,有些坐立不安、心跳加速,完了完了,這是我一見鐘情的反應。那一刻,我仿佛有預感,我知道我找到了重回這個城市最好的理由了。

  莫蘭一出門就留在這個城市一個人生活,而我反正是天高皇帝遠,手中有大把大把的時間可以揮霍,我常常叫雨佳的妹妹約她出來玩,接觸了幾次以后,便漸漸的用不著雨佳妹妹這個100瓦的大燈炮了。

  我們常常坐在溫暖的星巴克玩對眼,直到其中一個眼淚汪汪的敗下陣來。偶爾我們也一起去看電影,她喜歡評頭論足,而我只喜歡評論人家的身才,我們弄不清“神秘花園”到底是挪威還是愛爾蘭的樂隊,楊降是男還是女。所以倆小兒辯日般爭論不休。我們在一起快樂總是那么的簡單,我的快樂是寫在臉上的,而她的快樂是刻在心理的。一如她從沒說喜歡我,但是我知道她默默的對我充滿了好感

  那夜我們蹦完迪,然后去海邊玩,莫蘭一下車便開始歡笑的狂奔著,仿佛要將剩下的激情消耗盡似的,我跟她一直跑到碼頭的盡頭,遠處的燈光星星點點,咸冷的海風吹在臉上有寫生疼,我說:“莫蘭,你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什么日子?難道是你的生日?”我默默的點了點頭,她都怪我為什么不早點告訴她。害得她連禮物都沒有買。

  我們開始不說話,用間斷一會的沉默方式營造著曖昧的氛圍。耳邊有放吹過,我們的呼吸聲變的很重,我默默地從后身環抱著她的腰,把臉埋在她的頭發里,夢囈般的說:“莫蘭,做我女朋友吧?”她無語,我把她的身體扳過來,她不置可否的看著我,笑容有些紛亂,隨后她抱抱肩說:“回去吧,我有點冷。”我脫了一件衣服給她披上,她還是說冷,于是,我一下子緊緊的抱住她,吻她,那一刻,我知道我愛上了莫蘭,關于莫蘭,雨佳說她有個男朋友,不過她也沒有見過,雨佳還常常安慰我說,不要放在心上,最深的愛情終究敵不過空間和時間的。這話聽起來輕松,實際上令我頭痛不已,我開始各種各樣的假設,假如莫蘭有男朋友,那我算什么?如果莫蘭愛我只是在延續舊愛的感覺,那這種愛是很無望的,我有些患得患失。我只能寄托一些旁的東西,我用血型和莫蘭的血型算命,結果得分極低。去求簽問緣分,簽上說:邯鄲一夢幻無邊、數載身榮是熟眠、換卻錦衣歸故里,睡醒還記在心田。”意為南柯一夢,難免心一些亂。

  莫蘭從沒和我談及她的男友,當然我也不至于傻得去問,偶爾我也讓自己理性一點,但愛情畢竟是行而向上的感性東西。就算是遇到了萬丈深淵也會毫不猶豫堅決的往下跳,所以我終究無法抗拒,而莫蘭也已經像水一樣一點一滴的滲透在我的生命里,唉!姑且先愛著吧。我的心理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四月我們去杭州,如煙的細雨中,我們探尋這個城市無邊的風月。在萬松書院體味梁祝愛情的纏綿,于西泠松柏下感受蘇曉曉凄婉的傷逝在西湖泛舟時遠遠的看見段橋。內心是激情而又曖昧的,因為去的時候莫蘭就說過,在這個世界上有兩座橋是因為愛情而得名的,在威尼斯的“嘆息橋”下和自己心愛的人相擁吻,便會獲得一生一世永恒的愛情。而在杭州的“斷橋”上相愛的人牽手走過,便如許仙與白素珍般緣定三生了。終于站在了橋首,莫蘭很默契的牽著我的手,彼此的相視一笑,然后昂首的走了過去緊緊的擁在一起。

  我們習慣在一起,就像習慣于每天太陽的東升西落,然而快樂的時光總如水,我回去的日子也到了,我不得不考慮一些更現實的問題。該面對的總要面對的,那一夜我在星巴克等了很久都不見莫蘭來。我否定她出差和發生意外的可能,是的,我的預感很靈,半夜里她打電話說,她男朋友回來了,沉默。許久的沉默。后來我說:“莫蘭你看你還有退路,而我卻沒有了。”這話很鋒利,她在那頭急得一下哭了:“對不起、對不起”我這輩子只做了這么一件瘋狂的事,我不覺得有什么錯。錯就錯在我瘋狂了半天,竟然還這么理智。其實我又何嘗不是如此的矛盾,原來以為感情的事再簡單不過了。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現在僅僅只是他的一出現還沒怎么的我就煩亂不堪了。似乎還一下子對我的愛情,我的幸福,我的未來,我的一切都茫然的無從把握了,由此徒然驚覺愛情的脆弱,它是美好得像童話,卻脆弱得如瓷器,莫蘭:“給我三天可以嗎?”我說三年都可以,現在才知道自己是個沒有長大的孩子,想選擇堅強,卻想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我了解莫蘭,她總是鼓勵別人從困境中解脫,自己面臨了卻陷入泥潭不能自拔。所以我不想以被動的姿態去等待結局,我沒有義務為一個素不相識的男人放棄什么?我要用男人的方式去解決問題。莫蘭在電話來里對我說:“你先別急,感情的事是很難說清楚的,明天我先陪他去上海,等回來再向你解釋。”我說:“那好吧,但能不能讓我見見他。”莫蘭沉默了許久,嘆了嘆氣說:“晚上七點,我們常去的酒吧!”

  天際的月亮時隱時現,一如我飄忽不安的內心,我以先入為主的姿態提早去了酒吧!一波車流之后,我看見莫蘭和一個高大的男孩從街上緩步走來,忽閃的霓虹使他的臉上一直不堪明晰,等他們走到酒吧門前,我才投過去有點惡毒的一弊,怎么是他,他的神情,他的笑聲,不用看不用聽,也是何其的熟稔于心啊!。我們曾經一起醉過,哭過、笑過、甘苦與共過。雨佳,你這個大笨蛋。為什么只知道莫蘭有個男朋友,而竟然不知道他就是我們同窗三年的兄弟子揚。幽暗的空間,我蒼涼而又悲滄的笑這弄人的造化。笑罷一瞬間,我的腦海電火般閃出一個念頭,我決定一個人守住這個秘密,與其三個人尷尬、友情灰飛煙滅,不如我理智的退出,我飛快的從后門閃身而過,那一刻壓抑許久的內心竟然豁然輕松。

  我的愛情、我的幸福、我的痛苦、我的偉大,雖然痛徹心扉,但一想到他們,我仍是嘴角上場。

  第二天清晨在車站里,看見莫蘭和子揚一起從我面前走過,那一刻我幾乎忍不住叫出聲來,我相信,如果我叫住莫蘭,她就會像禾苗渴望春雨、干柴渴望烈火、倦鳥渴望森林毫不猶豫的撲向我,但我什么也沒有做,我是條干枯湖底的魚,與其掙扎的死去,不如安靜的坐以待斃,我無力與上天抗爭,所以從此我們只有各分東西了。

  下午,我便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這個城市,火車飛馳,窗外的景色飛快退去,離我越來越遠終于不見了。

  或許,我從未真正的擁有這個城市,就像我從未擁有過莫蘭一樣,回到了我的城市,換了手機號碼,然后無喜無悲的迎來新的日出日落。這一切的改變就像電影里的場景切換,不露痕跡,只是,我不清楚,我到底將從此新的生活,還是周而復始地過著同樣的一天,我以為關于莫蘭和我的愛情以及我所默默承受的痛苦,到此嘎然而止了,但后來我發現自己又錯了,真的,在這個曖昧很近,愛情很遠的故事之中,似乎我自始自終都沒有對過,也許愛上莫蘭也是一種錯。,兩年后去杭州出差,到西湖去玩,走到斷橋邊憶起當年的表情,想起那張叫我怦然心動的臉,內心如蒙著一層淡淡陽光的湖面,溫暖而又恍惚,心血來潮的打了個電話給雨佳,他說了好多關于莫蘭的事,最后他說,差點忘了,莫蘭還有一封信在他這呢?幾天后,我收到了那封信:

  我等了我男朋友一年,然后遇見了你,我又等了你一年,我的一生中能有幾個一年,其實,事實不是你想的那樣,他回來只是來看看我,陪他去上海也是他對我最后的留戀,在上海的那些天里,我們都很釋然,我回來,你卻走了,才知道維系我們之間愛情的僅僅只有一個手機號碼,你換了號碼,從此你就在這個世上消失了,我知道你的城市,我相信可以找到你,但開始我是多么的希望在某天你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讓我幸福得淚流滿面,可是我們都錯了,錯了也便錯了,而現在我已沒有勇氣了。

  或許,我們都只是這個城市的過客吧!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