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

最后的晚餐

推薦人: 來源: 美文閱讀網 時間: 2015-03-27 13:33 閱讀:
最后的晚餐
這一年五一勞動節過去大約十幾天之后,竟然有一個陌生女孩找上了三角圩中學韋仁富老師單人宿舍的門。

  同事們都以為韋仁富交上桃花運了,算是要最終解決他非硬本子定量戶口不娶的找對象難題了。

  但韋仁富心里明白,這個送上門來的陌生女孩,依然不會是他的菜。他不是一等男人,享受不到送上門的艷福。與他從來沒有謀面過的女孩,不會是主動前來要求嫁給他的。

  盡管韋仁富也免不了惶惑與忐忑,但他在禮貌地把這個陌生女孩讓進他的單人宿舍的時候,卻并沒有顯得驚慌失措:

  “我就是韋仁富,請問你找我有什么事嗎?”

  “我叫周雅雅,與劉巧英是最要好的姐妹。”

  陌生女孩自報家門,同時大方地向韋仁富主動伸出了自己的一只玉手。

  “哦,劉巧英多次說到過你。稀客,稀客。”

  韋仁富象征性的碰了一下周雅雅伸過來的手,就連忙給她讓座。

  “劉巧英呢?怎么就你一個人過來了?”

  “你還關心劉巧英啊,你說劉巧英為什么沒有與我一起來呢?”

  周雅雅的話不像她的手那么柔軟,韋仁富有些尷尬。

  “劉巧鳳放棄高考做教師后,劉巧英就沒有到學校找過我。”

  “不包括你去保衛小學任教那一年吧?——你們關系有多親密我都清楚,你不要把我當外人糊弄嘛。”

  周雅雅老實不客氣地戳穿了韋仁富的搪塞,沒有給韋仁富留半點面子。

  韋仁富一時語塞,接不上周雅雅的話。

  “你與劉巧英感情那么深,都讓我這個做她閨蜜的人羨慕嫉妒恨了。”

  周雅雅不想繼續咄咄逼人,主動降低了調門。

  “你也不用緊張,劉巧英與你交好,她的兩個妹妹也未必知道多少實情,只有我見證著你們的愛情故事。這個世界上,劉巧英只有對我才差不多無話不說。”

  “看來你是劉巧英的真心朋友,我也應該像劉巧英一樣信任你了。”

  韋仁富這才解除了思想武裝。

  “這就對了嘛,你也應該把我當作朋友的。”

  周雅雅不失時機地鼓勵起了韋仁富。

  “那么,你也應該告訴我了,劉巧英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她讓你來找我的?你來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韋仁富亟不可待,連續向周雅雅提了三個問題。

  “又來了是不是?劉巧英哪里會又怎么敢讓我來找你啊,是我自己要來找你韋大老師的哦。”

  周雅雅聽不慣韋仁富的連珠炮,話語里也又帶些刺了。

  “告訴你吧,劉巧英都病了十多天了,你竟然連邊兒都不攏,我是實在看不下去了。”

  “劉巧英這次病倒了,固然與嫁出她妹妹劉巧鳳有關,但最主要的病因還是為你韋仁富老師。這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周雅雅為劉巧英打抱不平,分明有些氣呼呼的了。

  “我不知道劉巧英病倒了啊,誰也沒有告訴我嘛。”

  韋仁富自然也是免不了要內疚的。

  “劉巧英以前生病或者碰上什么難事也都沒有主動告訴過你吧?她是一個習慣于有事自己扛的女人,你應該主動去關心她的。”

  周雅雅見韋仁富也不好受,也不再氣沖沖的了。

  “算了,不說了,你應該比我還在乎她。我今天找上門來,就是告訴你,劉巧英病倒了,現在就在我家,你是不是現在就跟著我去我家看看劉巧英?”

  韋仁富似乎有所顧忌,猶豫著。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乎別人會知道你去看劉巧英啊,是劉巧英的身體重要,還是你的面子重要?再說,現在也已經快黃昏了,不會有多少人注意你的行蹤了,你不妨就當夜晚看嘛。”

  周雅雅心里明白韋仁富顧忌什么,索性挑明了說出來,順勢推了韋仁富一把。

  “好吧,我這就跟你走吧。”

  到了這個時候,韋仁富當然就只有答應周雅雅的份兒了。

  看到韋仁富要去推他的那輛極品自行車,周雅雅連忙制止:

  “算了,不要騎著這種老掉牙的破車招搖過市丟人現眼了,你騎著它跟著我,你不怕出洋相我還嫌丟人呢。路不遠,你就坐我的自行車后邊吧。回頭說不定劉巧英還能送你呢。”

  韋仁富拗不過周雅雅,只得空著手跟著周雅雅出了他的單人宿舍門。

  周雅雅用她的嶄新的女式鳳凰牌自行車馱著韋仁富出了三角圩中學的校門,直接騎到了趙家舍那條南北走向的街道上,韋仁富被南來北往的行人以異樣的目光盯得頗不自在,卻始終一言不發。

  韋仁富這是平生第一次坐在自行車后座上讓女人馱著走,心里本來就免不了有些慌亂,感覺前俯不得,后仰不得,上半身挺直得很是僵硬,害得周雅雅也不好把握車龍頭,以至于弄得自行車在小街上晃晃悠悠,扭扭歪歪的。

  周雅雅馱著韋仁富從小街往東拐彎的時候,差一點就要連人帶車摔倒到路面上。

  幸好周雅雅反應快又身手敏捷,一個翻身就下了車,還穩穩地扶住了依然馱著韋仁富的自行車。

  “你也下來吧,韋大老師!”

  周雅雅有些氣惱了。

  “你還真老實啊,讓你坐你就坐,都要跌倒了你還坐得住。”

  “你還真是個要人服侍的命,也只有劉巧英能夠服侍你了。你也不怕人家說你吃軟飯啊,一個大老爺們讓一個女人馱著滿大街溜達,早該下車換我騎了吧?”

  “我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啊,我又認不得路。”

  韋仁富當然也不情愿讓周雅雅馱著,被周雅雅嗆得滿肚子委屈,不得不都囊開了。

  “你還不知道我家就在劉巧英家隔壁村嗎?去我家與去劉巧英家要走同一條大路,你每次去劉巧英家都要從我家門前河對岸的那條大路上經過呢。”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王牌战士华为邀请服